武汉新希望代孕中心
您的位置:武汉新希望代孕中心 > 武汉代孕价格 >
当前位置
武汉试管婴儿代孕_5胞胎妈妈痛失全部胎儿 是否
文章来源:http://www.zoltanzak.com  发布日期:2020-03-12


五胞胎没了,生活还要继续。

刚出产房的田琼身体虚弱,丈夫张凯细心地喂她吃东西


张凯独自落泪
昨天8:20左右,田琼发现破水,随后一个胎儿直接滑落到病床上。

紧接着,她被送入产房,老三也跟着出来,卡在宫口,经过半个小时的抢救,老三被取出来,已没了生命迹象。

此时,田琼的父母被医生叫进去,医生再次把田琼可能面临的各种风险说了一遍,但并没有让他们签引产同意书。

10:30左右,医生通知田琼的丈夫张凯,另两个胎儿也没了。

算上3月15日流产的老大,至此,五胞胎一个都没保住。

他们全部是男孩。

羊水流了一床 一个胎儿滑落张凯的母亲甘女士断断续续地讲述了事情经过。

早晨8点左右,她到医院对面买了粥,张凯也刚好把田琼的父母带到医院。

田琼的状态不太好,婆婆想喂点粥给她喝,她一直说:“不吃啊妈,我不吃。

”“是不是谁把茶叶水倒这里边了?”甘女士发现田琼尿盆里的尿有些多,正在四处询问时,她闻到一股腥味。

“可能是羊水又破了。

”还没等婆婆把尿盆里的水倒掉,田琼就开始大喊起来:“快点拿过来,还有,快点快点!”这时,田妈妈听见围帘里女儿的喊声有点不对劲,拉开围帘一看,自个儿念叨着:“完了完了!”只见羊水流了一床,顺带还有一个胎儿滑了出来!两个多小时里 胎儿相继流产很快,田琼就被推进了产房。

医生告诉张凯,受滑出来的胎儿的影响,另一个胎儿也跟着出来,正卡在宫口,经过半个小时的抢救,老三被取出来,但已没有了生命迹象。

随后田琼的父母被医生叫进去面谈,再次把田琼可能面临的各种风险都说了一遍,但并没有让他们签引产同意书。

10点半左右,医生通知张凯,另两个胎儿也没了。

张凯一言不发,和田琼爸妈默默地坐在产房外。

随后,张凯和田琼爸妈进去确认了死胎,“都是男孩,有一个好像还会动……”田妈妈嘤嘤地哭开了,田爸爸也默默流泪,一家人陷入了哀痛之中。

是否影响生育 还要住院观察12:07,田琼从产房出来后被送入病房,从原本45号重病室病床转到61号普通病房病床。

张凯面无表情地在两张病床间来回疾步搬运东西,一大袋预备好的新生儿纸尿裤,他递给哥哥让他拿走。

田琼说想吃猪脚,张凯马上去买,一块一块地喂田琼吃,帮她取走吃剩的骨头。

这次流产,会不会对田琼今后的生育造成影响?张凯说,医院方面没有给他答案,只说每个人的体质都不一样,田琼还需要住院观察三天,处理她的宫内感染问题。

眼下,张凯一心想着要把田琼治好,随后他计划离开厦门,一家人到福州去。

“我大部分朋友都在这里,还有亲戚,一个村的人几乎都在厦门,他们知道这个事,总是不停地问起,我怕他们问得田琼心里不高兴,一直想起这些事。

”张凯说,田琼一直担心今后能不能怀孕。

 厦门人的热情 让一家人感动“我们尽力了,但还是一个没保住。

让帮助过我们的人们失望了,谢谢厦门的好心人。

”张凯说。

从欣喜,到一次次失望,这些天,田琼一家人的心情,就像在坐过山车。

“原来就听说了,当时觉得很危险。

”田琼的父亲说,“她那个身体,怀两胞胎就够苦的了……”田爸爸说,他们19日得知女儿住院,20日订了机票,21日一大早,就坐班车从四川宜宾乡下往重庆赶,夜里11点半左右到达厦门,一下飞机他们就直奔医院。

张凯的父亲说,厦门的市民特别热情,他们一家的事情牵动了那么多人的心;他还特别要感谢的一个人是刘丽,她两次独自来探望田琼,一次送来自己炖的猪心汤,还有一次熬了八宝粥,“那时候田琼血压偏低,吃了那罐八宝粥以后,隔天血压就正常了,我想对她说声谢谢”。

五胞胎妈妈日记真的很对不起大家时间:3月22日 天气:晴为什么这么倒霉啊,每次都是早晨8点15分,上次也是这样,说要去福州就出事,也是8点15分,这次也是这样,要是我们去广州就好了,也许还有希望。

这几天感染一直都没有好,医生用棉签给我消毒,点滴消炎药,好像都没什么效果。

唉,真的对不起大家的关心了,这么多人关心,这么多人来看,还有人送钱送 汤来,现在这样,我都不知道怎么感谢你们。

我没脸见人了,让这么多人失望了,真的很对不起大家,对不起你们了!田琼口述 导报记者吴馨骅整理记者手记十篇日记记录一个女人 从满心憧憬到沮丧失望第一次见到田琼,她是个活泼开朗的小女孩,虽然挺着个硕大的肚子,却仍不忘在让导报记者拍合影时,摆出90后孩子惯有的姿势。

十天的接触,十篇日记,一个女人从满心憧憬到沮丧失望,这样的难过和心理落差我们体会不了。

从第一天 “我从来没有想过可以做五胞胎的妈妈”,到第二天“我的肚子里像有五列小火车”,一个幸福的准妈妈,倾听胎儿的心跳,细数宝宝们不客气的拳打脚踢,满心的 希望像一个个闪光的泡泡充满字里行间。

可是不幸开始降临在她的头上,从失去第一个宝宝,到脐带频繁滑出,再到拒签引产同意书,担心、焦虑、伤心、难过就像 悲怆奏鸣曲,一路奏到低潮暗涌。

“如果我不能生了,你会不会不要我?”田琼总是问这句话,虽然张凯摸着她的头,温柔地对她说:“傻 瓜,肯定不会因为孩子,伤害我们的感情!”但不能不承认,这已经成了田琼的一个心结。

田琼姑娘,安心养好身体,既然命运注定了五个小生命与你无缘,就耐心 等待下一场缘分吧。

导报记者吴馨骅妈妈我们不想走这些天,五胞胎,一直牵挂着读者的心。

到昨天,未曾呼吸到这个世界一口空气,未曾叫过一声妈妈的五个宝贝,像流星一样,一闪而逝。

妈妈,我们不想走。

五个小生命,似乎在挣扎着呐喊。

然而,一切都是徒劳。

宝贝,对不起!我们的爱没能留住你们。